专家云集青岛 助推莱西文艺创作 --大型现代吕剧《民心安处是吾乡》专家座谈会纪要

点击数:1172020-10-27 00:00:00 来源: 青岛文化研究院

9月3日,国内专家在青岛就《民心安处是吾乡》一剧,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研讨。针对首轮演出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莱西市吕剧团将根据专家意见对该剧进一步加工提高,力争打造成一部在全国有影响的精品力作,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专家主要意见如下:

汪守德(原总政文艺局局长)

【第一个印象就是政治表达上的一种忠实程度;第二个呢就是乡村叙事上的这种真实程度;第三是艺术呈现上求实的程度;这三点就是一个政治,一个乡村,一个是艺术,我对这三点印象比较深。】

观点:

看了《民心安处是吾乡》这部戏,其实思考非常多。我是农村出身,戏里写的很多事情,都特别能理解。莱西基层党支部做法之所以能够成为经验,能够被中央肯定,并在全国推广,是有道理的。所有的经验都是基层在自己的探索发展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编剧在戏中“把支部建在人民心上”,这就是对“支部建在连上”党支部建设的一种联想发展。用戏曲的形式演绎莱西经验,我觉得还是特别有意义的。

总体来说三个印象:

第一印象,政治表达上的一种忠实,忠诚程度。第二个呢就是乡村叙事上的这种真实程度;第三是艺术呈现上求实的程度。这三点就是一个政治,一个乡村,一个是艺术,对这三点印象比较深。

首先在政治表达上,这是有极大的难题。因为经验不是形象,经验就是经验,更加高度抽象。把人民群众在生活当中总结的很多的东西,给抽出来,可能有一万条生动事例归结变成三条经验,那么再把经验变成形象,作为编剧,肯定动了很多脑筋,非常不易,做得是很不错的。

第二印象,乡村叙事的真实性。戏里所述的是恰当、真实的,应该说令人信服。此戏的冲突设置,人物之间的矛盾,毕竟有莱西经验这样一个高度光环在照着,有些东西我觉得还是高于生活的,但是不可能完全按照生活,或者按照莱西一个点的这种真实身份来具体描写,在这方面把握是比较好的。

第三印象,艺术呈现是饱满的。对这部乡村戏矛盾的设置、进展、直到最后问题的处理,这种展开都是相当有道理。编剧和导演都以极大的匠心来进行这样的处理,看后觉得很舒服。这种感觉在艺术呈现方面,感觉整部戏比较饱满。看得出来,这个编剧、导演、包括舞美、表演,乐队演奏啊表演很到位。且演员大部分都是自己剧团的,保持了今后剧团演出的完整性、连续性、也锻炼了剧团本身的力量。

意见:

一是演出时间长了。二是有些角色需要再收一收,如冉梅的表演,有的地方演得过了点,就是过分强了一点,要收一收。

欧阳逸冰(剧作家 原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

【作品应该具有象征含义,就像青岛的栈桥,我相信《民心安处是吾乡》,会找到这个栈桥,会找到这个象征。】

观点:

这个题目非常好,《民心安处是吾乡》是出自苏轼在《定风波》一句诗,原为“此心安处是吾乡”,这里改动一字,即“民心安处是吾乡”,是要写主人公李志强的忠诚、义气,对的是党,对的是人民,所以题目本身就寓藏着很深的含义。新时期的共产党人应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和什么样的思维去忠于党,忠于人民?这个题目的寓藏是很深的,很具有文学性。

其次,这台戏有三大优点,即三大成就。其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成就,也是这部戏的最重要的价值,即作为戏剧艺术家,面对历史变动时期、时代所提出的问题,做了直面的、深刻的回答,且该剧回答的相当圆满,这是这部戏的价值!不管这部戏以后如何探讨删减改动,就题材的选择和反映的角度,对现实的触摸和对现实的努力回答,无论编剧、导演还是演员都像主人公李志强一样表现出一种忠诚。这一点很成功,必须保留。

第二个成就,是剧中成功塑造了几个人物形象:

志强无疑是主创人员着力要塑造的人物。应该说演员很棒,向那个演员致敬!这位演员的表演,无论是他的形象还是他的声音,充分显示了吕剧一戏的魅力。周玉枝,戏不多,但是那段戏写得非常的精彩。玉枝演员火候把握非常好,分寸感非常强,知道自己是正面人物,但是这个正面人物是反面形象中褪化出来的,她一步步挖掘出自己的内心,对这样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居然有如此深的爱。不是生活所迫了,最后的拥抱绝不是生活所迫,绝不是为了两个玉米了,是为了生命。无论是文学还是表演都很好。第三个人物形象就是丑婆周子亭。好就好在文学上给他了一个充分的表演的余地,他是个丑婆,这是很特殊的,演出加伙食补助两场共22元,为了兰草,为了自己的家,七十多岁的人就这样,别说志强感动,所有的观众都感动。

第三大成就,我们说县级剧团是非常艰难的,向他们致敬!跟国家级剧院大不相同,要充分理解县级剧团的艰难和民间在高手以及人才就藏在这里。在所有表演团体里边,他们处在最差的环境,然而他们表现了最高的敬业精神和他们磨炼出来的令人敬仰的才华。

意见:

首先全剧大于一切、高于一切的,是把李志强这个新时期的共产党人的艺术形象塑造得要更加光彩照人,感人至深,这才是根本!李志强塑造好了,这“莱西经验”就不用解释了,用形象把“莱西经验”深入人心,目的就达到了。

其次周铭远在全戏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完全可以跟李志强扭着干,他们相互补充,他们所有的矛盾冲突都是为了发展,表达对共产党政策的崇敬认同,促进党支部的统一。张部长作为精神领袖,要明确共产党是主动自觉地领着大家开拓我们的道路,而不仅仅是被动的坚守阵地。另外注意人物角色的性格内在逻辑关系和戏剧内容的处理,人物语言需合主题。

最后,我忆起了余秋雨先生的《艺术创作工创造工程》一段专门写的青岛栈桥:“作品应该具有象征含义,就像青岛的栈桥,它伸向大海,让你在那里站着,看到的不仅仅是大海,不仅仅是眼前的波浪,也不仅仅是栈桥身后的那条道,一条栈道。让你想到的是更远更远。宇宙,人类的历史,命运的迷茫,让我们想到的是生活的美,以及更多更多你看不到的美,那就是你站在栈桥上,你会对洪荒宇宙,在那里边产生无限的遐想”。这就是栈桥在艺术上的比喻。我相信我们的《民心安处是吾乡》,会找到这个栈桥,会找到这个象征。希望《民心安处是吾乡》,是我们当代戏剧作品的一座栈桥,给我们开拓更加美好的未来,更加美好的艺术的空间,相信会有这一天的!

马也  (著名戏剧家)

【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必须含着隐含冲突,隐含着动机,隐含着灵魂,隐含着争斗,隐含着进行,隐含着情境,就是要把这个东西往下进行。】

观点:

看戏之前还是挺有期待,因为两位艺术大家再加上一个县级剧团。吕剧,看的还算比较多,吕剧还是好听。昨晚莱西吕剧团演出,相当不错,这几个演员还是不错,刚才欧阳老师讲志强、玉枝 还有周子亭、整个队伍不错,这个县级剧团能呈现到这样,就说这么演出两个半小时还是不错的,动作也不错,身上也不错,唱的也不错,演员呈现是相当不错的,这是整个外在观感。

下面说对戏的感觉。这戏里面涉及的问题挺多,也挺大。历史是发展的,现在社会进入人的年代,进入和平年代、小康年代、和平发展年代,再用“战时”这个词,都是错的。这个戏核心问题提出了一个大的命题,是一个政治问题、是文化命题和时代问题。党员、党支部、中国共产党,它的功能,它的性质,它的作用,从1949年到改革开放到今天,它的功能是在变的,这不能否定,现在还是直击人心的,起码提出历史问题,应该怎么回答,值得思考。莱西经验中关于党支部的整体功能性表述,相当有水平,而且它不会过时的。

意见:

用戏曲把“莱西经验”形象化,在艺术构思上可以做得更巧,在构思上得回到人、回到叙事、回到结构、回到故事。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必须含着隐含冲突,隐含着动机,隐含着灵魂,隐含着争斗,隐含着进行,隐含着情境,就是要把这个东西往下进行。这个戏要走的更远,第一个是抓住莱西经验,在莱西经验的表现上要更加突出党员的功能,这很重要。第二,就是从宣传品向艺术品的转化和过渡问题。

胡应明  (原湖北省艺术研究院院长)

【本戏的立意,值得玩味。“穷”,需要凝聚力,要把打散的人心凝聚起来,困难时最需要凝聚力,在戏中,就体现在党支部的堡垒作用;“富”了以后更需要零距离,我觉得这么一个递进,是可以在“民心安处是吾乡”里面找到的,所以觉得目前这个立意,会令人有很多遐思。】

观点:

这是一个文人戏剧的名字,写的内容又是乡土题材,而且是有特定政治内涵的这么一个乡土题材。总的印象:

第一,立意深远,不是高远,是深远,还是别有深意在里面的。“此心安处是吾乡”,是独善其身的一个退让,变成“民心安处是吾乡”后,那就变成了兼济天下的一种进级。

另一个本戏的立意,值得玩味。“穷”,需要凝聚力,要把打散的人心凝聚起来,困难时最需要凝聚力,在戏中,就体现在党支部的堡垒作用;“富”了以后更需要零距离,我觉得这么一个递进,是可以在“民心安处是吾乡”里面找到的,所以觉得目前这个立意,会令人有很多遐思。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

第二个感觉呢,就是群像鲜活。举个例子,除了以上专家说的那些以外,包括那个喜鹊嫂,整个戏的群像都是非常鲜活的,也力求拓宽揭示主人公的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这是第二个感觉。

第三个感觉,就是艺术呈现饱满。整个舞台呈现是非常到位的,包括音乐、舞台美术、演员的演唱等方面。这个戏应当说为打造精品具备了很好的基础。

意见:

首先,如何进一步去枝蔓,立主干;自己作为一个编剧,觉得戏中枝蔓多了,不利于树立核心思想。还有如何进一步把表现力转化为感染力。现在表现力非常强,怎么能转化为艺术,使之更具有深厚的艺术感染力,这可能是需要下一步做的;第三个是如何把描绘性的笔触转化为戏剧性的情景。那个神来之笔,就是偷玉米片段,目前看的样态它是笔触性的,没有变成结构性的。说的这三个意见如何进一步的梳理,就是我想表达的这个戏在基础很好的情况下,下一步如何走得更高更远的问题。

武丹丹(《剧本》月刊副主编)

【这出戏试图用戏曲的形式,展示了三农领域所取得的全域的历史成就。】

观点:

这个戏用吕剧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展示了一幅乡村画卷,演出还融入了秧歌等表现手法,秉承了喜剧风格的传统,看得非常欢乐,应该说这个戏非常质朴,在演出中我也感受到剧团的热情,县剧团的演出,并不一定代表它不如省级、地级市剧团,其实它展示了特别活泼的、灵动的、旺盛的生命力。我觉得这个戏即使不改,可能演给全国的村支书看,效果也会很好。这出戏试图用戏曲的形式,展示了三农领域所取得的全域的历史成就,我觉得是这个戏的特点。

意见:

这个戏如果要最终打造成全国的文艺精品,用戏剧人的标准来要求,就是面对这个很好的题材,从内容方面还要再删减,进行戏剧化的构思,把过多的素材都放在里面不太现实,不能一锅烩,要有一个取舍、历练和抛弃的过程。首先要梳理一个问题,我用戏剧(曲)的形式写什么?你是写一个人,还是一类人还是写一种经验,还是写一堆事件?作为一个戏剧化的作品,要从所有这些素材当中,寻找捕捉到你这个人物以及这个人物所具有的戏剧动作。

他永远在追求他作为党员,他带领的支部要寻求作为桥头堡的领军作用,他在寻找,他在奔跑,他的矛盾不是说跟村民大妈的矛盾,他的矛盾也不是说要离婚解决问题,他的矛盾是如何跟上发展的时代,他永远在通过自己的学识,通过自己的奋斗,通过自己的忠诚,去抓住时代给他的任何一点浪花,把它放到为人民服务当中去,我觉得这是这个人物的魅力。

这个剧本里看到了很多莱西经验的点,但要把这些点更好地进行戏剧化的处理,用戏剧化的打开的方式,进行细致的戏剧化的构思。

这个戏想去评奖,拿到全国去演,人家不会因为莱西经验来看。但会因为这个戏,记住莱西经验,你塑造的人物,这个人物的人生历程,命运沉浮,他所经历的感同身受的酸甜苦辣才是留给人最深的记忆。共产党人在各个时期为了人民,为了乡村的这些百姓,手足并用的往上攀登,带着集体去攀爬——这种的形象我记住了。人生这样一种不停往上奋斗的精神,我觉得可能更重要,也是更有艺术价值的地方。所以这个戏我们一定要把它定位的略高一点,就这个戏本身这块材料它能够提炼出的最高题旨和最高的艺术价值,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个戏,可以素材里往上拎一拎,整个的格局也拎一拎。我相信莱西市政府,青岛市政府也是希望这个戏能够带着莱西的印记走向全国,走到大家心里去。

黎继德(中国表演学会会长)

【这个戏拎了一个“要把支部建在老百姓的心上”的主题,拎得很好】

观点:

首先要祝贺这个戏演出成功。可能这是第一个“莱西经验”的戏,我也是第一次看咱们莱西吕剧团的演出。按一般常识来说,觉得是一个县级的剧团,可能在舞台上的水准呈现得不是太好,结果昨天晚上看到,实事求是讲,有点出我的意外,跟编剧、导演、表演都有关系。

这个戏确实很难写。这里面涉及到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地,集体经济为依托,乡里边的社会建立组织,更加重要的是涉及到在党的核心领导下,怎么充分地发挥、健全党在村里的作用,而且是整体功能。这些问题很大,涉及到中国共产党的最基层的组织,也是我党的执政的基础。莱西经验三配套,说实话,如果把这三条都弄到戏里面去写,那要写成“莱西经验三部曲”。我为什么说这戏难写?道理就在这。党的要求,宣传部门的要求,包括你们经常搞的会议是不一样的,戏它得通过戏的表现。

作者做了一个选择,主要写了在家庭联产承包制的这种形势下,历史的转折期,党支部、党的作用被弱化、淡化、矮化、边缘化的问题。这是这个戏的主干,最后拎了一个“要把支部建在老百姓的心上”的主题,拎得很好。这就是这个戏的一个贡献。第一次来正面强攻,怎么写莱西经验,把莱西经验变成一个戏。这一点贡献我是充分肯定的。

再就是这个戏时间跨度很大,事件人物众多,应该说导演想了很多办法。场景的转换,时空的转换,这个戏是我所看到李利宏的戏里面大概场景转换最多的。在一场戏里边,他都要转换多次。这个是考了导演。在这些转换中,层次又很清楚。对导演很不容易。

第三,演员表演。我觉得这组演员条件都不错。自然条件,从嗓子、扮相、到最后他们的表演,基本上都是称职的,包括刚才讲的喜鹊,不是最重要的角色,表现也是不错的。我看过山东省吕的,也看过济南市吕剧团的,这次看了县的剧团,这次县的水平我觉得还真是不错,蛮努力的,当然导演戏也抠得好。

意见:

第一,这个戏有两个主题,哪两个主题?剧名叫《民心安处是吾乡》,极具诗意,但又拎了一个“把支部建在老百姓的心上”——作为主干,也很好,但是这两个主题是不一样的。“民心安处是吾乡”,这一点从某种角度讲,是跟我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跟我党最终的目标在一起的。我们讲“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一点是不得了的一个事情。“把支部建在老百姓的心上”,其实讲的是我们村的党支部的一个建设问题。但是,怎么让民心安?民心怎么安?安处在哪儿?是这个戏最重要的,全剧我觉得就在一个“安”字上面,就这个村支部他怎么做的,莱西经验怎么做的,整个莱西怎么发展的?这是全局要做的一件事情,而不仅仅说局限在我们要写的主干。

从主题这个角度来讲,这两者有关系,但不是一码事。就这两者相比,我建议你们还可以再琢磨。因为现在,你到最后归结的也是民心安处是吾乡。那么主要人物李志强,他怎么做让到民心安,这也是太重要的一点。而且也是这个戏,某种意义上,它来自于莱西经验,但是已经超越了莱西经验。

第二,因为以上原因,所以就出现了他们刚才前面讲的很多问题。事件多了,头绪多了,有些不是你要表达东西的内容,你这里边最好的一场戏,玉米地,单独拿出来都是个折子戏。但你仔细想想,跟你哪一条挂钩,这个是要考虑的。实际上就是你按到哪个主干,按到哪个主题为主。这里有几个涉及到原来这种故事,包括突击队的故事,这个跟你主线是有关系的。今天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仍然是要发挥突击队的作用,这是你表达的一个意思。这个故事是跟(主题)紧密联系的。玉枝和学山这个故事,就跟这个关系远了,没有紧紧围绕这个(主题)。我们说(戏曲)经常是一人一事,这个戏是一人多事,但这个戏太多事。头绪蛮多,如果要做一点修订,集中!你首先确定这两个主题当中的一个,把跟这个主题相关的事件拎出来。

第三,关于这个戏的舞台美术,建议要做调整。

1,党徽的牌子和后边红旗,这两个,选一个。它表达的意思是一样,建议选红旗,红旗可有多种变化,包括你各种不同的位置,根据剧情的发展,情境的发展,还可以在不同的位置,你甚至还可以用灯光什么的来加强、丰富它的含义,跟剧情紧密相连,很多地方都是可以用的,但是现在用党徽的背板,第一太直白,第二他挡住了整个半边这个舞台,后边我们都看不见,简单说,舞美要做减法,就跟现在情节要做减法一样。

2,写实和写意要统一一下。那两棵树是完全是风格化的,但是后边这些玉米地它是实的,写实和写意,在同一个场景里面出现,在风格上显得不够统一。

3,上面挂的“发展是硬道理”,这后面第一层,第二层就是17 19 21养鸡大棚,然后第三层是外面的交易市场,既没有美感,也没有逻辑。全剧当中不存在“发展是硬道理的问题”,全剧不是表现这个,那个牌子挂在后面不合理。如果去掉了一层还有两层,17 19 21(养鸡大棚),前面这个交易市场,跟养鸡大棚其实也没逻辑上的关系。如果你一定要这样用,也建议这个“交易市场”往旁边挪一点,这样至少在美感上还要舒服一些。

第四,关于关于音乐。

我觉得吕剧音乐确实丰富、好听,不愧是咱们山东的第一大剧种。我提个小建议,由于这个戏的节奏很快,吃点很多,转换非常快,很多不仅是场与场之间的这种转换,一场当中有很多转换,现在显得不够舒展,不够从容。在核心唱段的时候一定要让人物进入情绪当中,你要让他从容下来,所以音乐和唱段我就建议稍微设计一两处的拖腔、甩腔,这是音乐上所需要的,也是人物需要的,有些核心唱段每一次听,就觉得很急躁,很急促,节奏太紧,所以我觉得在音乐上可以考虑,因为演员唱的都很好,作曲也不错,高先生也是非常有经验的作曲家,非常棒的吕剧的作曲家,我建议在音乐上稍微做点处理就可以了。

我就说这么多,希望我们的戏将来经过调整修改,能够走出莱西,走出青岛,走向全国。

刘玉琴(原《人民日报.海外版》总编)

【文艺的生命在于创新,这个剧在地方经验的表达上,从选材提炼到舞台呈现,都有想法,有突破。比较艺术地表达新的时代、新的课题,所以它是有价值的。】

观点:

第一,这个戏和以前看的吕剧,包括其他一些戏曲的样式都不太一样,因为它的题材很特别,主题的这种先入性也很强,而且剧名上面也标示了“莱西经验纪事”。这种形式,他要在没有同类的成熟的题材和舞台形式、经验可以借鉴的前提下,而且又是在讲述农村基层党支部如何跟着时代,依然成为引导者、主心骨这样比较新鲜的内容和形式中,还要进行一些创作和尝试——我想主创者有这样的一种用意,尝试如何将所要表达的主题内容能够艺术化的送进观者的心里。

我以前不知道莱西这个地方,那就更不知道莱西的吕剧团。同时这个剧又承载了比较宽阔和厚重的题旨,又化入了多种多样的艺术元素和形式,这对剧团是一个考验。所以,当这几方面的因素融会在一起以后,这个剧面临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主创人员在题材的概括提炼、重新建构和转化上,在形势的贴切拓展和剧情的有机融合上,以及演员的训练、适应和提高上,其实它都有难度。那么现在的呈现,它的艺术状态超出了我所想象的莱西吕剧团的水平,元素比较多,场面也比较大,但是他们还都撑得住,而且情绪饱满。所以,这一点首先表示祝贺。

第二,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中国素来不缺好的故事,缺的是如何讲好故事的方法。在如何讲好故事上,也看出了主创人员的努力和投入。这个作品想讲好基层党组织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莱西经验,讲好基层党组织如何在社会转型期间自身激活做出表率,有效改善农村生活条件,重新成为群众当家人的故事,而且设计了多组人物的情感故事,以及村民的致富途径——办工厂,引入投资、合营、入股分红等等,它秉承戏曲以情见长的特点,以此来讲述莱西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面来说,它有时代的意象和气象,而且作品调用军转干部的身份和作用,让有来有自的信仰、无畏做底色。故事的讲述中又有悲壮色彩和历史的纵深感,并将它与时代的视野和时尚相衔接,力图以信仰、无畏、情感来讲一个情理相融的故事,能看出主创人员的用心、用力和用情。

第三,舞台呈现也比较丰富,假定性、程式化,包括电影手法的闪回、倒叙、插叙、时空转换,以及多种手段,多种功法的选择和运用以及大胆尝试,而且有比较鲜明的地域特色。

从这些方面来说,我觉得主创人员还是有想法的,为推出一台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尝试。文艺的生命在于创新,这个剧在地方经验的表达上,从选材提炼到舞台呈现,都有想法,有突破,比较艺术地表达新的时代、新的课题,所以它是有价值的。

意见:

第一,既然是吕剧,那就是艺术品,艺术品就要避免成为宣传品。这个剧是想让宣传和艺术同时抵达,有思想性、有艺术性,但是看下来之后,我感觉它的艺术性还可以再突出一下,更强化一点。现在的主旨表达还是有些生硬,在场景上,有一些标语口号,在唱词上、台词上、对话上还有一些比较直白的内容,我觉得可能还不够艺术化,让人的观赏心理和它有一定的距离,缺少应该有的感染力度。

第二点,内容承载过多,想表达的东西比较多,用来烘托主题的关系比较多,而且没有扭结成强有力的联合体,多而散,不集中。人多、事多,节点多、枝蔓多,人物的前史多,情感表达得不是很贴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内容丰富,有信息量,但是从另外的程度上来说,它的主干不清爽、不突出。影响主题人物的鲜活度和立体性。

徐健《文艺报》艺术评论部副主任

【这个戏写出了农村基层工作的复杂性,写出了基层党建的必然性和合理性。】

观点:

这是一部时代风格、地域特色鲜明的作品。农村题材难写,把农村发展典型经验,呈现在舞台上是不好写的,而且还要把这种政治诉求、现实诉求、宣传诉求、艺术诉求结合在一起来,更是难上加难。这种尝试本身就体现了当下创作的一些问题和趋向,而且这部作品又是非常有典型意义的。这部作品写作的一个出发点是建立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整个农村经济的社会关系、生产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包产到户了,如何重新再组织农民,如何让农村的这样基层组织,在这样一个新的形势面前,新的变化面前,重新成为组织农民的核心。

这个戏从一开始就提出来这么一个问题,也是沿着这么一个组织农民、带动农民、融入农民,心系农民,这么一段历史发展的趋势,来组织情节和发展线索的。把它搬上今天的舞台,对于我们今天的观众,对我们当下的审美,对于我们当下的舞台表现方式如何去跟它结合、如何去表现,这个是有难度。

去年年底,《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莱西经验诞生记》,铁流老师写的,而且在青岛也开了这部报告文学的研讨会。其实我们要了解莱西经验,看这部报告文学,已经很明白了。为什么要再去看这样一部戏,也是我们这次创作的一个难度和挑战,我是带着期待来看这部戏的。

我认为这部戏有三个特点:

第一,他写出了农村基层工作的复杂性,写出了基层党建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他把沽河村支书李志强放在了胶东农村地区这样一个乡土背景的复杂的环境下,写出了商品经济之风,特别是市场经济刚到来的时候,吹进农村后,它在农村里面引起的波澜,写出了新旧观念之间的碰撞,写出了摆脱贫困迈向富裕的这么一个过程中的一种变化。正是有了这些现实中的棘手问题,正是有了改革中遇到的这种问题,才把党建的必要性推到了前台。

第二,这个戏塑造了一个“富起来”时期的农村基层干部的形象,展示了富起来的农村的一个风俗志。“站起来时代”的一个党支书,是一个典型,一个受到表彰的党支书,但是到了“富起来”,到了一个改革开放新时期,他的儿子李志强成为这个时候的接班人,他的工作是化解矛盾,顶住压力,闯出一条活路。他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他父辈的问题了,因为他爸那个时候,肯定没有贫富不均的问题,没有收入不均引发的矛盾问题。面临到了从“按工分分配”到“按红分配”这么一个时代的转换问题,李志强怎么选择?这个戏里用他的方式,用他的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呈现。

第三,莱西吕剧团,作为一个基层的剧团,它的创作,整个舞台的演员,包括整个舞台的呈现,还是充满惊喜的。我觉得所有的演员,所有的主创都在努力让这台戏达到一定的完整性,一定的审美性,而且让我感受到了胶东生活满满的一种质朴自然和鲜活。

意见:

一是怎么塑造以李志强为代表的新时期“富起来”这些基层干部形象?要写出这样的一些人,这些基层干部他们的人格魅力,他们党员行动的内在动机,要写出这些人物的个性。从个性你才能看到普遍性。李志强,有觉悟,但是有觉悟,并不是代表这个人在舞台上感觉很可爱,能够很亲近人,缺少一种艺术上的审美性。黄坤明部长在“729”做了一个重要讲话,他谈到现在很多作品是重主题、少情节,重场面、少细节,重道理、少感情,然后缺乏艺术性表达,缺乏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打动不了观众。他说要写基层干部要写的真,也老百姓要演的像,要增强生活质感,突出地域特色,让人们可知可感、可信。所以我觉得基层干部这个形象能不能立得住,起着非常重要的核心作用。二是周铭远,这个人一开始就说分地,闹得很大,到后面养鸡场的时候,鸡鸡全死了,然后两个人就逃了,后面没戏了,他的妻子花喜鹊的形象,我觉得应该在戏里面能够贯穿一下。三是冉梅,这个人物她是个军人,怎么去把她的一些行为、言行再艺术化一些,再形象化一些,这也是需要考虑的。

这个有这么好的一个基础在这儿,还是应该把这个作品,这个题材写好,因为毕竟是一个唯一性的东西。我也希望这个团,还有这部作品有更好的一个发展空间。

孙海翔 (山东省艺术研究院 副院长)

【这个戏超越目前我们大多数的本土扶贫题材】

观点:

这个戏首先它在题材上有一个天然的优势,超越目前我们大多数的本土扶贫题材,创作的自由度大。但同时,这也是一个劣势,因为它可能在具象表达上会出现好多这样那样的困难。现在的中心事件、中心人物都是成立的,而且能看得出来确实导演下了很大功夫,我觉得这个特别好。

意见:

第一,目前的情况——有中心事件了,但是中心事件的处理,我感觉有点乱有点杂,旁支太多。首先是玉米地,玉米地那场戏特别好,但确实是跟主线的哪条线都不大接。对于表现主线来说,它起的辅助作用并不大。然后还有突击队的那场戏,还有武功演员的翻打,这场戏是应该有,但是,那么具象地把它表现出来是否有必要。这里面又出现了个悖论,老百姓肯定是喜欢看这两场戏的,就是我们如果按主线来梳理,觉得是夸大了,但是老百姓对于舞台呈现,他们是愿意看的。

第二,开会的场面太多,在同一个场景,一直开这个会,而且说的都是官话,都是书面语,都是讲话。如果作为一个艺术品,这样是否就是一个最好的表达方式?。

第三,里边女性角色主要是冉梅,她是“战地黄花”,后来是一个女老板,她在舞台上出现的是一个现代女性的形象,全场穿着高跟鞋,风姿绰约,也挺飒的那种。但是感觉她起得唯一的作用就是维持她的婚姻,然后作为李志强的后援出现。这样一个女性形象,首先,我作为一个女性视角来看,我觉得合理化不足。在事件中解决问题,维持婚姻,这实际上还是有一点物化的意思,我觉得在这部戏里不多的一个女性形象,这样处理是否得当?能不能把它处理得再光彩一点,合理性再充足一点。

第四,观众对剧情的合理性和逻辑性是有要求的。现在的戏曲的话剧化也很严重,这个戏的思维其实是话剧思维,以一个话剧的思维来看待一个戏曲的戏,这里面会出现好多不是太顺畅的地方。比如:对白特别多,有的唱段出现的时候不是太合适,比如说该唱的时候他不唱,有些则是为了唱而唱,节奏里面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这个可能是后期需要理顺一下。

我院概况

  • 青岛市艺术研究院系青岛市政府设立的艺术研究机构,隶属于青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1960年成立之后,初称青岛市戏曲研究所,1992年变更为青岛市...[详细]

  • 历史沿革
  • 现任领导
  • 历任领导